印度佛教的繁榮

時間: | 瀏覽:

印度佛教的繁榮。佛教創立初期,以及在釋迦牟尼逝世后的100年間,弟子們嚴格奉行他的教法,教團內部比較統一,沒有出現意見分歧,這在佛教史上被稱為“原始佛教”時期。

但在這以后,佛教教團內部因對教義和戒律的不同理解而發生了分裂。先是分裂為“上座部”(以長老為主,比較保守)和“大眾部”(以年輕僧侶為主,比較激進)兩大部派。這兩大部派后來繼續分化,形成更多部派①。此時,印度佛教進入了它的第二個時期,即“部派佛教時期”。這一時期的印度佛教,在阿育王和迦膩色迦王等人的大力扶植下,獲得長足的發展,并且向國外傳播;各部派分別建立起自己的經、律、論體系,思想理論上有較大的發展變化。

部派佛教內部的理論分歧,主要表現在宇宙萬物的假有、實有問題上和輪回報應的主體問題上。

一般地說,上座部各派偏重于說“有”,認為精神現象和物質現象都是實在的。比如,其中的說一切有部認為,從時間上講,一切事物都有獨立存在的自體和主宰,無論過去、現在、將來,都是真實的。這種理論是與原始佛教的“無常”觀念相違背的。又如,犢子部主張一種“有我”論,即承認有永恒不滅的靈魂。他們認為,“我”(所謂“補特伽羅”,即靈魂)就是生死輪回的主體、承當者。這種“有我”論則是與原始佛教的“無我”學說相對立的。

大眾部各派偏重于說“空”。或認為,世界一切事物和現象都是“空”(虛假不實);或只承認現在實有,過去和未來都不是實有的。

從思想理論的角度看,大眾部與后來大乘空宗有著較多的淵源關系,而上座部系統的經量部則逐漸向大乘有宗發展。從宗教實踐的角度看,大眾部對大乘佛教的影響遠比上座部深刻。

公元1世紀左右,大乘佛教興起。為了取得佛教的正統地位,他們把原始佛教和部派佛教貶稱為“小乘”,而自稱為“大乘”。“乘”的意思是“運載”、“道路”。大乘佛教自以為能運載無量眾生,從生死大河的此岸到達菩提涅槃的彼岸,優越于小乘佛教的自救自度,故有意作此區別。在思想上,大乘佛教在把世界一切現象歸之于“空”的同時,又將釋迦牟尼完全神化,建立起偶像崇拜系統,并宣揚所謂“三世”、“十方”有無量數的佛;認為,佛教修行的最高目標就是成佛,而不再是小乘所追求的阿羅漢(簡稱“羅漢”)果。

大乘佛教在印度有兩大派別,即中觀學派(中國學者所謂“空宗”)和瑜伽行派(中國學者所謂“有宗”)。

中觀學派創始人是龍樹及其弟子提婆。龍樹著有《中論》、《十二門論》、《大智度論》,提婆著有《百論》,合稱“四論”。這些論著系統地發揮了大乘《般若經》有關宇宙萬有之本性“空”的思想,在理論上帶有辯證的色彩。他們認為,所謂“空”,并不是虛無,而是指沒有自體和主宰,這叫做“性空幻有”,即事物看上去似乎有,但實際是空。為了論證這一看法,他們又提出了“二諦”說。二諦,即俗諦和真諦。俗諦,指世間一般認識,是假設的真理;真諦,指佛教認識,是絕對的真理。為了使人們證得真諦,就得為真諦而說俗諦,這是“由俗入真”。同時,在證得真諦之后,仍然保留俗諦,這是“由真化俗”。對任何事物來說,從俗諦看是有,從真諦看是空。因此,“二諦”說要求人們既看到有(幻有),又看到空(性空);既不偏于俗,又不偏于真,這才是“中道正觀”。“中道”,指不偏不倚的觀點和方法。中觀學派也就由此而得名。

瑜伽行派的創立者是無著世親兄弟兩人。瑜伽,意為“相應”,原是古印度宗教修行的重要方法,重視靜坐、調息(調整呼吸),后來被佛教所吸收。由于無著、世親所創立的這一派佛教特別強調瑜伽修行,所以稱做瑜伽行派。在思想理論方面,瑜伽行派的核心是“萬法唯識”②論。他們完全否認客觀世界的真實性,把世界萬物說成是純粹精神性的“識”的變現。人的“識”可以分為八種,即: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前五識相當于人的感覺,第六識相當于綜合感覺的知覺。第七識起思維度量作用,并以第八識為對象。第八識則是前七識的主宰,是前七識存在的前提,它具有能夠變現宇宙萬有的潛在功能。因為“萬法唯識”強調萬法由“識”所變,所以它又叫做“識有境無”或“唯識無境”。“境”,即外境,指萬物。“有宗”的所謂“有”,是指“識有”,而非物質世界的實有。

從公元7世紀起,印度佛教已度過了它的繁榮時期,逐漸走向衰落。大乘佛教的一部分派別與印度教相結合,形成密教③。密教是“秘密佛教”的簡稱,它有兩個基本特點,一是系統組織化的咒術禮儀;二是強烈的神秘主義色彩。

自公元10世紀末起,印度不斷遭受伊斯蘭國家的侵略,一些佛教圣地先后被破壞。公元13世紀初,入侵者把僅存的密教中心超巖寺焚毀,標志著佛教在印度本土的消亡。19世紀末葉,佛教轉而由錫蘭(今斯里蘭卡)倒傳入印度。其后,印度佛教徒掀起佛教“復興”運動,積極開展各項傳教活動。時至今日,佛教在印度又有了相當的規模。

——————

注釋:

①據北傳佛教說,總數為20部;據南傳佛教說,總數為18

②法,泛指一切事物和現象,包括物質的和精神的,存在的和非存在的,過去的、現在的和未來的。識,泛指一切精神現象,即人的思維和認識作用以及產生這種作用的“心”的特殊功能。

③密教自稱得自佛的秘密傳授,故名。而其他佛教教派的教義屬于佛的公開傳授,則稱為“顯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