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的歷史沿革

時間: | 瀏覽:

西藏遠古時期

遠古時期,形成了西藏古人氏族。從古人氏族逐漸演變成西藏的四大氏族:賽、穆、頓、東,在此基礎的增加“惹”和“柱”兩氏族,通稱為“六大氏族”。

在西藏發掘的古代大量實物可以找到藏區人類如何發展的一些科學證據。考古學家在西藏考古時,發掘發現了舊石器時期和新石器時期的各種石器、陶器、骨器、裝飾品,谷物種子,甚至古人頭骨等大量賣物。從尼洋河岸發掘出的古人骨頭,沒有類人猿的原始特征,屬于現代人,“尼池(林芝)人”的骨頭是大約4000多年前,而新石器時期或者鐵石并用時代的(人骨)。

西藏隋唐兩宋

文成公主入藏、吐蕃、唐蕃和親、西夏吐蕃攻宋之戰

公元7世紀初,強大的唐朝在中原地區建立,結束了中國內地長達300多年的混亂分裂局面。與此同時,崛起于今西藏山南地區雅隆的悉勃野部漸次征服各地部族,建立了有史以來

首次統一青藏高原各部族的政權——吐蕃王朝。

吐蕃贊普松贊干布仰慕中原文明,幾次向唐求婚。唐貞觀十五年(公元641年),唐太宗把文成公主嫁給松贊干布。文成公主入吐蕃,密切了唐蕃經濟文化交流,增進了漢藏之間的友好關系。

8世紀初,唐朝又將金城公主嫁到吐蕃。吐蕃和唐朝“和同為一家”。

伴隨著吐蕃王朝與唐朝兩次聯姻,雙方往來頻繁,政治、經濟、文化交流廣泛而深入,民間往來全面發展,藏族與中國其他民族之間的關系達到前所未有的密切程度。唐蕃雙方曾八次會盟,至今仍屹立于拉薩大昭寺正門前的“唐蕃會盟碑”(也叫“長慶會盟碑”、“甥舅會盟碑”,就是第八次會盟后所立)。此后的三、四百年間,藏族與北宋、南宋、西夏、遼、金等政權都有著密切聯系。

西藏元朝時期

西藏元朝、宣政院

宣政院

1271年蒙古大汗忽必烈定國號為元,烏思藏(今西藏中部、西部及其迤西地區)、朵甘等地成為統一的多民族的大元帝國的一部分,西藏地方從此正式納入中國中央政府的直接管轄之下。

元朝統一中國后,根據藏族地區的實際情況,

采取了一系列影響深遠的施政措施:

首次設置中央機構總制院(1288年改稱宣政院),掌管全國佛教事務及西藏等地的軍政事務。宣政院使(主管官員)一般由丞相兼任,副使由帝師舉薦的僧人擔任。

在西藏清查民戶、設置驛站、征收賦稅、駐扎軍隊、任命官員,并將元朝刑法、歷法在西藏頒行。

任用藏族僧俗擔當從中央到地方高級官吏。烏思藏、朵甘等地行政機構之設裁及官員的任免、升降、賞罰,皆聽命于中央。

劃分西藏地方行政區域。元朝中央在藏族地區設了三個不相統屬的宣慰使司,均直屬宣政院管理,這就是藏文史書中所說的“三區喀”。就今西藏自治區的地域而言,當時分歸其中兩個宣慰使司管轄——今拉薩、山南、日喀則、阿里等地歸烏斯藏宣慰司管轄;今昌都一帶及那曲地區東部歸朵甘宣慰司管轄。元朝在烏思藏等地清查戶口,確立差役,征收賦稅,建立驛站,派駐軍隊,鎮守邊疆。烏思藏宣慰司設在薩斯迦(今西藏薩迦),下設13個萬戶府和若干個千戶所,并征收賦稅。

其中,元代對于行政區域的劃置,成為此后西藏行政區劃沿革的基礎。

西藏明朝時期

西藏八王、烏思藏都司

明朝治藏歷史、西藏八王、烏思藏都司

公元1368年,明朝取代元朝,采用收繳元朝舊敕舊印,換發明朝新敕新印的形式和平過渡,繼承了對西藏地方的國家主權。

明朝沒有沿用元朝的職官制度,而是建立了一套別具特色的僧官封授制度。各地有代表性的政教首領人物,明朝均賜封以不同的名號,頒給他們印章和封浩,命其管理各自的地方,其職位的承襲須經皇帝批準,皆可直通名號于天子。

在行政區劃與軍政機構設置上,明朝在西藏基本上承襲了元朝的劃置方式。在元代烏思藏宣慰司、朵甘宣慰司故地,明朝設立烏思藏、朵甘兩個衛指揮使司和俄力思軍民元帥府。后來,又將烏思藏、朵甘兩個衛指揮使司升格為行都指揮使司,其下設指揮使司、宣慰司、招討司、萬戶府、千戶所等機構。各級軍政機構的官員,均封委當地的僧俗首領出任。各級官員之任免、升遷,概由明朝中央直接決定,并頒授印誥等。

西藏清朝時期

清朝治藏歷史、駐藏大臣、班禪額爾德尼、金瓶掣簽、達賴喇嘛

公元1644年,清朝定都北京,

進而統一中國。清朝循歷史定例在西藏行使主權,只要前朝所封官員進送舊朝印信,即改授新朝印信,其原有地位不變。1652年,藏傳佛教格魯派五世達賴喇嘛應召到北京覲見清世祖順治皇帝,次年受到清朝正式冊封;后來,五世班禪又受到康熙皇帝的冊封。達賴喇嘛和班禪額爾德尼的封號和他們在西藏的政治宗教地位由此被正式確立,此后歷世達賴、班禪須經中央政府冊封遂成定制。

1727年,雍正皇帝正式設立駐藏大臣處理西藏事務。

清朝對西藏的施政管理,在總結元明兩朝治藏經驗的基礎上,根據實際情況和形勢變化作了重大而全面的調整,例如:設置駐藏大臣總攬全藏;調整西藏地方的政教管理體制;賜封達賴喇嘛、班禪額爾德尼名號,并確定了金瓶掣簽制度;確立西藏地方涉外事務、邊境國防的決定權歸中央等原則;勘定今西藏與青海、四川、云南間的界線;規定達賴喇嘛、班禪額爾德尼的轄區及權限,劃分了駐藏大臣直轄區。

西藏民國時期

西藏地方,民國時期

西藏地方

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帝制,次年建立了中華民國。《中華民國臨時約法》中明文規定:西藏是中華民國22行省之一。此后正式頒布的《憲法》等法律法規,也都明確規定西藏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

1912年7月,民國政府設立管理蒙藏事務的中央機構——蒙藏事務局(1914年5月改稱蒙藏院),并任命中央駐藏辦事長官,直屬國務總理,例行清朝駐藏大臣職權。

1929年蒙藏院改制為蒙藏委員會。

1940年4月,蒙藏委員會在拉薩設立駐藏辦事處,作為中央政府在西藏的派出機構。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本人的認定、坐床也是經當時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批準的。

民國時期的大量檔案記載證明,民國時期的歷屆國會、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全國性議事機構或歷次國民大會,達賴喇嘛、西藏地方政府和班禪額爾德尼都派有代表參加,并被選舉或委任各種國家公職,參與國家事務管理。

西藏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

西藏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西藏和平解放、十七條協議

西藏和平解放、十七條協議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簽訂《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通稱《十七條協議》)。西藏和平解放。

1955年2月9日,國務院全體會議第七次會議通過《國務院關于成立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的決定》。

1956年4月22日,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在拉薩舉行成立大會,正式成立。達賴喇嘛·丹增嘉措擔任主任委員,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任第一副主任委員,張國華任第二副主任委員。阿沛·阿旺晉美擔任秘書長。

1959年3月10日,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層反動集團公開撕毀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十七條協議》,在拉薩舉行武裝叛亂。

1959年3月17日,達賴逃離拉薩。

1959年3月22日,拉薩戰役勝利結束,拉薩市區的叛亂被徹底粉碎。

1959年3月28日,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發布命令,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行使西藏地方政權職權。鑒于西藏自治區籌委會主任達賴喇嘛尚被劫持,由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副主任委員代理主任委員,并任命籌委會常務委員帕巴拉·格列朗杰和阿沛·阿旺晉美為副主任委員。

1959年7月17日,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閉幕。會議通過了《關于在西藏全區進行民主改革的決議》。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自治區籌委會決定順應西藏人民的愿望,提前進行西藏民主改革。

1965年7月24日,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向國務院提出了《關于正式成立西藏自治區的請示報告》。

1965年8月23日,周總理親自主持國務院全體會議第158次會議,討論了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的請示報告,同意于1965年9月1日召開西藏自治區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正式成立西藏自治區,并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了相應的議案。

1965年8月25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第15次會議批準國務院議案,通過關于成立西藏自治區的決議。

1965年9月1日,西藏自治區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拉薩舉行。以國務院副總理謝富治為團長的中央代表團參加大會,并表示祝賀。大會于8日選舉產生了西藏自治區人民委員會。阿沛·阿旺晉美當選為自治區人民委員會主席。周仁山、帕巴拉·格列朗杰等7人為副主席。1965年9月9日,大會舉行閉幕式,西藏自治區正式宣告成立。

文化大革命時期,西藏也不可避免的卷入其內。

1976年“文化大革命”結束后,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在視察拉薩“反帝公社”的居民住房后,表示要加大中央援助西藏的專門撥款的力度。

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禪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于西藏圓寂。

1995年11月29日,中國政府經過金瓶掣簽,最終認定堅贊諾布為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的轉世靈童。

1995年12月8日,堅贊諾布按照藏傳佛教儀軌和歷史定制在扎什倫布寺舉行了坐床典禮,經師波米·強巴洛珠活佛為其剃度,并為之取法名為吉尊·洛桑強巴倫珠確吉杰布·白桑布。

2009年1月19日西藏自治區九屆人大二次會議通過決議,設立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日期定在每年公歷3月28日,以紀念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